春风榴火三百里

乱世慷慨我行歌,千万人中有相和

脑抽买了一片式花裙,此地常有妖风,就很...凉快,又脑抽批发了花花绿绿的扣针。今天掉了彩色鹿,只好换上了面具

新来的博士后问moments是什么意思

对面的爱砸键盘师兄对我挑了一下眉


下月去大连

机票已买

梦里的女装大佬白月光

做了一个奇怪的梦

      梦里我们去了另一座大楼开研讨会,非常轻松地结束了,天气很好,园子里绿化也不错。为了赏风景,我们决定抄小路回去。下了坡走过一道石板桥我就到了自己一个人住的公寓。
      因为一路上的谈话让我想起了自己多年没有忘记的人,于是掏出手机输入记了很久的那个百度网盘ID,竟然找到了聊天纪录。为什么是百度网盘呢?因为和他熟悉起来是互相分享资源开始的。但在彼此表明心意后,突然他就消失了。
   我心情激动,发过去一个问候,这多年没有互动的帐号突然有了回复。另一个陌生的帐号突然给我发了消息,是他新的ID. 于是两人互表心意,很草率地决定立马奔现。
   我们约定在楼下见面,但天色将晚,他找我奶奶先陪我等待。不一会儿,奶奶来敲门(还敲错了门)。梦里的奶奶比较朋克,精神矍铄,穿着类似皮质的宽松裤子,腰很高。电梯人多,她带我下楼梯。楼梯没有台阶,是木质倾斜滑道,我们互相扶着滑下去的。我还让奶奶以后别走危险的楼梯,再急也要等电梯。
   我们到楼下没几分钟,他就来了。和我印象中的模样、形象不太像。精气神比我想象中还要丧。说实话,那刻有点后悔(我梦里同样渣啊)。
   他上身毛衣下面短裙,梳马尾有刘海,涂了睫毛。比我矮一点。乍看是一个丧丧的有点可爱的女生。我不知道奶奶认出他是男是女了没,但奶奶很放心地说:“那你们去玩吧,玩得开心。”
  于是他带我去商业街上的酒吧,他在那里驻唱。原本他该在18:30到的,但我们已经迟了。一路上又遇到很多他的朋友一起过去。酒吧很破,土的地板,灰扑扑的砖墙。我跟着一路从后台走到吧台坐下,老板娘给我拿来一杯橙汁。我看了下时间,是18:54,我跟老板娘说还有六分钟。老板娘亮了下表,她的表是12:33。她误会我的意思说:“他最近来得不频繁了,他也有自己的事,很忙,我能理解......”他的朋友嘻嘻哈哈,说:“有谁见过他真正的模样?哈哈哈都没有吧?每次见他样子都会变一变......”
   他不出声也不理人,坐在台上桌子边抓个本子写歌。头发落下来遮住他一只眼睛,很忧郁的样子。
  梦境开始崩溃,闪回了我旁边几个高中女生写英语作业。选择题,一个女生写完了,另一个女生开始抄答案,只写题号和答案的那种。
然后闹钟响了

对了,他的百度网盘帐号是“潇潇潇潇潇xx167”,其中xx是不记得了,拿这个去百度或者微信都搜不到(当然搜不到)

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被拉着充当这个角色,其实我不晓得怎么安慰人

现在她去找师弟陪着喝酒,约我去,我没去,我今天出门玩很累,想回来吃冷饮,她有人陪就OK,我不爱喝酒

漂亮同学离婚了。。。

拉我在湖边坐了很久


已经好几次了,看到推荐的不认识的人以前的文章,讲自己人生的,我一看,妹子,你这种状态,维持婚姻很难。即便文章中写自己很幸福,有孩子很快乐。

果然,我点开她们主页,现已离婚或准备离婚

#我很抱歉#


被室友反锁在门外,牙刷忘了充电。。。